“领证”后的易到 其实也未必能够绝地反弹

2017-05-21 15:27 IT时报 ?潘少颖

经历了一直笼罩在负面新闻之下的压抑,如今,易到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,5月8日上午,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在官方微博高调宣布,乐视旗下的网约车平台易到获得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。贾跃亭在微博中将上述消息形容为“历史转折”,并表态将不断努力,为司机和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和更高的价值。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贾跃亭内心的喜悦,之后,乐视的小伙伴们瞬间在朋友圈刷了屏,很多人用了“起死回生”这个词。

要说死,此前的负面新闻,随便拿出一个对易到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,资金链断裂、司机提现难、乘客叫车难、创始人炮轰乐视……这些负面新闻的发生,都直指一个结论——易到难获网约车牌照,没有牌照,就意味着没有融资,更意味着在如今监管之下寸步难行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易到离“死”不远了。

拿到牌照,或许正如贾跃亭所说是一个“历史转折”,易到方面相关人士也表示,这一牌照的获得可以使易到融资加速,摆脱目前资金难题。去年12月,北京市出台《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细则》,明确了对网约车平台、驾驶员和车辆的资质要求,并给予5个月的过渡期,今年5月21日细则将在北京地区正式实行。而在此前,神州专车、首汽约车和滴滴出行都先后获得了这一证书。

无论会不会像贾跃亭说的那样,随着此次网约车许可证的下发,易到很快会拿到新一轮的融资,对于司机和用户来说,最关心的却是“钱还没花完,易到不能死”。如果借此次拿到牌照,易到有机会再次迎来第二春的话,我想,用户和司机最想干的两件事:一是提现,二是花完。

有媒体报道,截至上周末仍有不少司机去易到总部“蹲点”,北京地区司机可以来公司登记,而广大的易到外地司机提不出钱只能干着急。另据极光大数据显示,从去年8月开始,易到活跃用户数量流失情况惨重。今年3月,易到的月活用户数量仅为328万人,相距2016年8月峰值826万少了500万人。

假设一下,如果易到再搞大力度的充返活动,有多少人愿意再为易到贡献自己的一份力?

再假设一下,易到融到了钱,会怎么做呢?或许有两种做法,一种是司机和用户都实现提现,不过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此前充返活动时,大手笔的用户很多,再加上司机的工资,这个数目没法预测,但可以肯定的是,易到得融到不少的资金才能勉强填平这个坑;第二个方案是暂时先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,用户只能把账户里的钱用完,这种方式对于易到来说会减轻融资的压力,用户为了用完易到里的钱近期会首选易到,易到订单会出现短时间的增长高峰。但正如上述第一个假设,钱用完后,还有人为易到买单吗?我的易到账户里余额不多,但叫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短驳还是绰绰有余,可目前的情况是即使我的路程只有“最后一公里”,易到还是因为余额不够而不让我叫车,除非再次充值,而充值要200元起。因此,在这件事上,我已经做好了牺牲几十元,拯救200元的准备。

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了。在提现这件事上,易到已经失去了用户的信任,要想重拾用户信任,难上加难。也许,牌照对易到融资可以起到重要作用,但钱不是关键。投资人的心跟明镜似的,现在给失去了用户根基的易到投资,实际上就是帮乐视填坑,至于这个坑有多深,谁都不知道。

在网约车市场上,易到从来就不是老大,就牌照获得的时间来说,滴滴、首汽、神州等几家主要的网约车企业,都先一步拿到了网约车的经营许可,而易到却是在过渡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拿到。

在服务上,易到能提供的,其它市场参与者也一定能提供,易到还能提供有价值、有黏性的差异化服务吗?更何况,在以“烧钱”作为前提的混战时代,其它几家在资本层面,目前都比易到要阔绰得多。就在前几天,香港媒体还爆出,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的和记环球电讯公开刊登声明向乐视讨债,虽然没有透露欠债的金额,但乐视又多了一笔“被公开”的欠款。连李嘉诚都来讨债了,真是“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”。

说了这么多,实际上我并不希望刚刚拿到牌照、刚刚看到希望的易到一如既往地在“绝路”上奔跑,毕竟,你我的易到账户里或多或少还有余额,易到能活下去,对网约车市场来说,也是多了一个选择。

分享到:

© 2016 爱电商 http://www.aidianshang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渝ICP备16012282号-3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aidiansh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