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0多家入局仅1%盈利 生鲜电商想活下来真难

2017-06-01 18:01 投资界 投资界

时间回溯至一两年前,生鲜电商们正在经历着痛苦的死亡潮。没错,和投资界此前报道过的O2O、团购、P2P等行业一样,生鲜电商也曾有大量的资本进入,并在激烈厮杀后让很多企业“交学费走人”。

2017年投资界特别策划《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》,入选行业都是万亿级市场,无数资本集结而成风口,无数创业者蜂拥而造乱象,然风过后一地鸡毛,空余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血泪!

当当当——!

商人小崔,顶着钢盔拿着长矛,于2017年5月华丽上线——说我商城坏话的,见谁怼谁,“再说还涨价!”

这边厢,崔永元的“天价鸡”风波未停,那边厢,刘强东的“跑步鸡”又上了头条——都是“卖鸡”的,何不趁着东风宣传一把?你贵的没道理,我却贵的有分寸。

细看来,崔永元的“璞谷塘商城”生鲜电商平台有明星光环,这场争议给它带来极大关注度;“京东到家”悄然关闭后,刘强东的“京东生鲜”是3C之外京东最关注的业务。这两家一个自带“光芒”,一个背景雄厚,却都无法代表生鲜电商目前的状态。

时间回溯至一两年前,生鲜电商们正在经历着痛苦的死亡潮。没错,和投资界(微信ID:pedaily2012)此前报道过的O2O、团购、P2P等行业一样,生鲜电商也曾有大量的资本进入,并在激烈厮杀后让很多企业“交学费走人”。

蓝海争夺到红海厮杀,互联网巨头争相布局

风起有声。

2005-2008年,第一波生鲜电商风潮悄然而至。这三年间,专注做水果的易果网成立,着眼于有机食品的和乐康和沱沱公社也正式上线。

“应该是在2008年前后开始陆续有布局,2014年的时候达到了顶峰,光这一年就有不到200家公司成立,2015年虽然下降了,也有100多家。”一位行业研究者向小编介绍。

这段时间里,卖菜的青年菜君、小农女,卖水果的每日优鲜、天天果园,卖土特产的后厨网、特土网等等,都搭上电商的快车,卯足了马力。

2015年的中国年度创客大会上,生鲜电商好不风光——爱鲜蜂、Dmall、饭店联盟、俺有田等企业赫然上榜。当时熊晓鸽给爱鲜蜂张赢的颁奖词是:“他首创了‘新鲜美食,一小时送达’的社区电商模式,以此迅速俘获一千万用户……一年内连续四次融资,估值高达数亿美元……。”可见当时资本对生鲜电商的看重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16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》显示,2016年国内生鲜电商整体交易额约913亿元,同比2015年增长80%,预计2017年整体市场规模可达1500亿元。惊人数据背后的商机不可谓不诱人。

巨头也早已嗅到了这块蛋糕带来的诱惑,除了自己做还不断进行投资。

最早支持生鲜电商创业企业的是阿里巴巴。2014年3月,阿里以数千万人民币投资易果生鲜B轮,2016年3月连同KKR一起,又以2.6亿美元高价投资了C轮,同年11月易果生鲜的C+轮又见阿里身影,据说是当时生鲜行业里的最大融资金额。除了易果生鲜,2016年3月阿里还给了盒马生鲜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

电商平台必然不会放过“生鲜”这个市场,2015年的双十一,马云花重金拍下刚刚从日本远洋捕捞并进行超低温保鲜的“蓝鳍金枪鱼”,把生鲜电商这把火烧的更旺。也是这一年,京东和其他投资方一起投资了天天果园7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,2016年3月份又参与了其1亿美元D轮融资。

在2015年5月和11月,腾讯和其他投资机构一起投资了每日优鲜1000万美元和2亿人民币。百度也在2015年10月参与了中粮我买网2.2亿美元的C轮融资。

死亡潮来,一半火热,一半惨烈

参与者过多,往往会带来市场泡沫。

2015-2016年,生鲜电商退烧了,对于大部分创业者来说,等待他们的除了死亡就是被收购。抢鲜购、美味七七、卡卡鲜、果食帮等生鲜电商平台相继宣布倒闭,曾经高调的爱鲜蜂、天天果园也处在裁员、关店的漩涡之中,颇有些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的壮烈。

拖欠工资似乎是每个关闭了的企业都会走的一步棋。2016年4月,美味七七的送货员老张还在去往用户家的路上,突然就收到公司关了的消息:“那天还在送货,没想到当天就失业了,3月份工资还没发。”一线送货员每天东奔西走、日晒雨淋十分辛苦,一时间200多名兄弟不仅工作生活没了着落,辛苦钱也没能拿到。

美味七七的遭遇和水果营行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。曾经不到半年就有席卷全国之势的水果营行,本来还在高调唱着要开出10000家店的豪言壮志,却在一夜间总部楼去人空、店铺相继倒闭。这还不算完,截至2015年12月17日,水果营行跑路案涉及金额已到3亿多,还在不断增加,CEO易德落了个被警方刑拘的下场。

就像果食帮在2016年8月的告别信中感慨的:“生鲜行业异常残酷,O2O补贴大战、产品低价竞争……我们也不断地调,但也许我们还是不够努力,在效率上无法领先一步,更低估了生鲜行业的经营难度。这两年来,我们想尽各种办法也没有实现盈利,而弹药总有耗尽的一天。”

与生鲜电商的死亡潮已经在同步进行的,却是盒马生鲜、易果生鲜、天天果园等10家生鲜电商拿到融资,不仅获得了众多VC/PE的支持,还吸引巨头入局。或许是看到厮杀之后最强的那波存活了下来,巨头们各自挑了一个“顺眼”的,却不知到底是谁成就了谁。

“此刻的风口只是电商的风口,想蹭风口的‘伪生鲜电商’可以洗洗睡了。”

天天果园创始人王伟觉得之前的死亡潮,倒是给行业来了一次大清洗。

一轮淘汰赛过后,生鲜电商成了“投资大坑”

近来,来自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的一组新数据在流传: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只有1%实现盈利,另有7%巨亏、88%亏损、4%持平。

面对生鲜电商的盈利难题,创业者无力,投资人无奈,所有人似乎都走上了同一条路:不断试错,力图维持生命。

“我暂时不会再碰生鲜电商了”,顺丰优选前CEO崔晓琦曾在2016年初这样表示,并称生鲜电商“到处都是坑”。生鲜电商成本居高不下,客单价却怎么也提不上去,能有100多块钱就很不错了。

成本和收益间的账要怎么算?一位资深生鲜人士这样介绍:“物流仓储一般占整体价格的10%,用户补贴、人工成本也各占10%,还有5%到10%的货物损耗。而生鲜批发的毛利一共才多少?仅仅10~20%。这样的情况能盈利?”但这恰恰就是互联网人涉足生鲜电商的真实水平。

时日一久,生鲜成了电商投资圈公认的大坑——没有自己造血功能的企业首先遭遇融资困境,“生鲜电商遭遇资本寒冬”成为了业界共识。

“生鲜电商对资本来说,目前已经是一个风险比较高、投入与产出不是那么理想的行业。”

睿鼎资本创始人李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除了盈利问题,巨头在里面的布局也让资本方开始停下来观望,“比如上市公司永辉已经在涉足这一领域,而且不论是冷链、运输还是O2O,都已经有非常多的公司做了布局,这行目前已是高度竞争行业,边际效应减边际成本空间已经不是很大。”

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曾向外界坦言,自己并没能从生鲜电商的2C端项目中看到赚钱的财务模型,“生鲜电商2C端的创业太不容易了,2B端我认为机会更大。”

说起生鲜电商难以盈利的话题,一位生鲜电商创业者反问小编:“你看见哪个路边水果摊在赔钱了?都是成本控制和投入产出比的问题。做大投入可不容易死吗!美味七七那时候在地铁狂打广告,青年菜君一个中央厨房投入几百万。你再聘个阿里9级以上的高管,百万级别的人力支出,不亏损才怪。”

光是一个冷链运输,就足以让生鲜电商成为重资产,如果自己还去开发库存、客户管理、客服等系统,也会让成本过高、周期过长。而妄想靠烧钱去颠覆、不考虑企业承受能力而盲目补贴用户,大规模的烧钱模式往往会将企业带进“死胡同”。

结语

兵荒马乱的2016年,创业者举步维艰,投资人小心翼翼。说来说去,洗牌主要集中在垂直电商或者O2O领域,超市电商和巨头云集的综合平台(如天猫、京东)走得平稳,却尚无一家独大之说。

马云说:未来的十年、二十年,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,只有新零售。也就是说,线上线下加上现代物流合在一起,才能真正创造出新的零售起来。业界开始有声音说,新零售或许是生鲜电商的救命稻草。

如果说生鲜电商的死亡潮是一次高成本的试错,那学费交了,路是不是也该明朗起来?这个千亿市场可还在等待最后的胜利者。

附部分生鲜食品电商项目死亡表(投资界不完全统计):

4000多家入局,仅有1%盈利,这个行业想活下来真难!(附死亡名单)|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

分享到:

© 2016 爱电商 http://www.aidianshang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渝ICP备16012282号-3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aidiansh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