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巴巴CEO逍遥子的拯救与逍遥

2017-05-21 14:15 商业人物 迟宇宙

文/迟宇宙

阿里巴巴CEO张勇(花名逍遥子)在5月10日收获了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。

坏消息是在NBA西部半决赛中,休斯顿火箭队加时输给了圣安东尼奥马刺队。他是詹姆斯?哈登的球迷。“大胡子”打得不错,但还是输了。这场失败引发了两天后的一场大溃败。詹姆斯?哈登和他的球队出局了。

好消息却激动人心。

“阿里巴巴”(NYSE:BABA)股价在周二美国股市的交易中上涨2.69%,收于120.00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以当天的收盘价计算,阿里巴巴市值达到3000亿美元。

这是一个大礼包。就在头天,我还跟阿里巴巴的一位朋友说:“如果投资人足够给面子,这两天你们的股价就会冲破120美元。”

“阿里巴巴”曾经触碰过120美元。2014年11月13日,“阿里巴巴”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还不到两个月,淘宝、天猫的“双十一”用571亿元的交易额刷新了交易纪录,推动“阿里巴巴”当日盘中触碰了120美元。

那一次触碰并不美好。在2017年5月10日之前,它一直都是“阿里巴巴”的历史高点,一个惊心动魄的“头”。

自2014年11月13日之后,“阿里巴巴”股价一路下行,最低刺破了58美元;然后像一张教材般的K线图一样,做了个W型双底,又一路波浪式上涨;然后在2017年5月10日,创出了收盘新高。

那一天,是“阿里日”,也是逍遥子出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两周年的日子。

“为什么你不从我开始呢?”

2015年5月7日,“双底”尚未出现,逍遥子成为了阿里巴巴集团CEO。

那一天,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马云的公开信说:“自2015年5月10日起,陆兆禧将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,出任集团董事会副主席……接任陆兆禧,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第三任CEO的是1972年出生,在阿里巴巴工作了8年的张勇(逍遥子)。”

据财经作家李翔描述,陆兆禧则在“来往”上发送了一条信息给张勇,称他对张勇有信心,相信这位新任CEO能比他做得好。

5月10日,“阿里日”,逍遥子正式接任了阿里巴巴集团CEO职位。这是一个美好的职位,掌握着世界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的最高权柄,被人们尊崇、仰慕和嫉妒。

这也是一个焦头烂额的职位。马云多次讲过,做CEO是一个苦活,甚至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。“所以,他把我推下地狱。”在“地狱”里,他注定要承受压力、诘责和诟病。

一切甘苦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在此之前的5月5日,“阿里巴巴”股价刚创出新低,77.770美元。受逍遥子接任CEO消息影响,“阿里巴巴”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,股价一路走高,最高达到了95.06美元。

一切都看起来很美:下跌结束了,投资者的惶恐消失了。新CEO带领阿里巴巴快速发展、股价回到高点、创造新高的传奇故事,似乎正在向逍遥子招手。

如果果真如逍遥子所说,他是被马云推下地狱的话,那么在他接任CEO的前半个月里,地狱给了他一个幻象,然后又迅速地拉拽着他滑向十八层。

“阿里巴巴”的K线图显示,逍遥子就任CEO成为了“下跌中继”,真正惨烈的故事要在秋天才会出现。

2015年8月24日,“阿里巴巴”向下触碰了58美元,人们以为下跌结束了,底部出现了。底部的确出现了,但它并不只是一个数字,而是漫长的煎熬。

2015年9月29日,“阿里巴巴”向下触碰了57.2美元后,用这个数字宣告了“历史大底”的诞生。

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“阿里巴巴”顽强地上涨到了86.42美元,然后在2016年2月9日再次探底,59.25美元。

2016年5月10日,逍遥子出任阿里巴巴CEO一周年,“阿里巴巴”收于79.72美元,与2015年5月10日相差无几。

终点又回到了起点。他花了一年时间,画了个圆圈,看起来什么都没改变。

但在这一年当中,逍遥子领导阿里巴巴正在厘清思路和业务,做了一系列动作和他相信对的事情。

一些东西发生了巨变。

譬如,趋势。

譬如,未来。

“地狱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”

尽管“阿里巴巴”的K线图走得惊心动魄,逍遥子似乎依旧逍遥。

他看起来在地狱中自得其乐。去年他曾告诉“商业人物”,“下地狱”只是一句玩笑话。

“但是毫无疑问CEO责任的重大。特别是今天作为阿里的CEO,面对的生态体系不断地演进和重大的责任,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也是我要不断学习、不断自我提升的东西。”(《这个被马云“推下地狱”的男人,如何创造“剁手党”的狂欢节?》)

几天前他又说起了“地狱”。“不同的岗位特质不一样,人就这样,在墙外的看着墙里,其实墙里看着墙外的,”他说,“你到地狱里待着,你也不觉得是地狱了,这就是你的一个生活方式了。”

事实上,股价的涨跌起伏对逍遥子并不构成压力,它们是“地狱火”,但烧不伤他。他告诉我,当“阿里巴巴”跌破发行价的时候,集团内部没什么压力。“阿里巴巴”IPO的时候,他是COO。路演的时候,他全程一直在说:“我们不按照股价来运营我们的业务”。

“我们是真正地相信并实践这句话,”他说,“我觉得还是要做正确的事情。”无论作为COO还是CEO,他无法不面对股价,但他并不那么在意,也尽量不让股价影响到自己的判断。

他相信只要阿里巴巴把事情做对了,把对的事情做好了,市场就会慢慢认可。他是CFO出身,深知美国投资者的心态。

当时阿里巴巴的布局并不清晰,就连公司内部很多人,也只是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。你自己都看不清楚,理不清楚,投资者又怎么会看清楚?你又怎么能去强求美国投资者去理解一个他们并不熟悉、几乎不接受其服务的公司?

“他们都是亚马逊的用户,所以很清楚亚马逊是怎么回事,但我们不是亚马逊,我们比亚马逊复杂得多。他们很难理解,有这么个‘怪物’在那儿放着,又那么大,开口就说几亿消费者、几百万商家。它是个很独特的东西。要让别人理解你、看懂你,第一是要把自己做对,第二是要拿到结果。我们连续几个季度,财务指标、经营指标都不错,大家看了以后自然就相信了。”

逍遥子有着强烈的自信,也有着小小的“狡猾”。

他说他当时也想过,阿里巴巴的CEO不会只干一年就不让干了,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去调整、去布局,去把模糊的未来清晰化。

他的前任陆兆禧在CEO的位置上干了两年,陆兆禧的前任马云,在CEO的位置上一直干到了2013年。

逍遥子身上带有强烈的“阿里味儿”,简单、直接、真诚,虽然他是“空降兵”,“不是罗汉身,却有罗汉心”。

他是70后,1991年到上海财经大学读金融学的时候,最大的梦想就是去万国证券的研究所工作。那时候的万国证券,相当于中国的高盛、摩根,如日中天,管金生则号称中国的“证券教父”。

1995年,他要毕业了,刚报考了万国证券,突然万国证券就不存在了。1995年2月23日,是“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”,发生了著名的“327国债事件”,万国并入了申银,管金生被判了16年,喧嚣一时的中经开、辽国发最终慢慢隐匿,从江湖中消失了。

“我就开始去另外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叫巴林银行上海代表处,也是过了第一轮到第二轮,突然之间新加坡出事招聘暂停。”

巴林银行于1995年2月26日倒闭,一位名叫尼克·李森的交易员在衍生性金融商品上进行超额交易,投机失败,导致损失14亿美元。

他后来去几家银行面试,也收到了几个offer,但他去银行看了一下后,犹豫了。他问自己,这种每天朝九晚五坐银行的依维柯按时上班、回家的生活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?

“正在犹豫的时候,有一个银行招聘,那个公司名字叫安达信。”他说。他觉得安达信刚刚进入中国,充满了活力和机遇,“应该还可以试一下”。

他去了安达信,做审计。2001年,安达信因为“安然事件”出事了。2002年3月21日,张勇正在外面搞着审计,突然接到消息,安达信(中国)没了,并入了普华永道,他的东家就变成了普华永道。

2005年,张勇去了如日中天的盛大。陈天桥给了他CFO的位置。这是一家成立于1999年11月的公司,2004年5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。总裁是唐骏,CEO是陈天桥,都是炙手可热的“明星”。那一年陈天桥31岁,新晋中国首富。

2007年夏天,张勇接到了猎头的电话,问他愿不愿意了解一家叫阿里巴巴的公司。张勇知道阿里巴巴,也听说过马云和蔡崇信。他和蔡崇信在香港见了一面,蔡当时是阿里巴巴的CFO。

十年之后,已经成为了逍遥子的张勇说,“我来阿里也是很偶然的事情,就是碰到了Joe(蔡崇信),后来到杭州见了马总。”

在西湖边上的湖畔居,马云和新加盟的高管们聊天儿,挨个儿问他们:“你为什么来阿里?”张勇反应快,说:“很简单,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的CFO了,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。”

马云对逍遥子的这句话印象极深,逍遥子则觉得电子商务挺有意思,应该有不错的未来,可以试一下。那时候他根本没想过要去做业务,有一天会成为阿里巴巴CEO。“那时候我是正儿八经根正苗红的CFO。”

马云不会让CFO出任阿里巴巴的CEO。马云老是说: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CFO做CEO。”

CFO喜欢风控,算钱算得精,迷恋数字和利润,而创新是需要耗钱的,从这个维度来说,CFO有可能成为创新公司的敌人。世界上有很多CFO出身的CEO,他们很多人没能带领公司更进一步,而是在各种财务报表中迷失了,成为了“会计”。

除此之外,马云还不喜欢三种人。他有一次开玩笑说:“我第一不喜欢上海人,谁是上海人?”逍遥子举起了手。马云说:“我第二不喜欢职业经理人,在座谁是职业经理人?”逍遥子又举起了手。马云说:“我第三不喜欢MBA,谁是MBA?”大家都盯着逍遥子看,这次逍遥子没举手。他从上海财经大学拿到金融学学士学位后,因为工作太忙,没时间去读MBA。

这只是马云开的玩笑。

当逍遥子成为阿里巴巴CEO之后,马云说:“说来惭愧,我以前经常说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CFO做CEO,而逍遥子是CFO出身。”

逍遥子的这个“CFO出身”跟别的CFO不一样。

2007年8月30日,张勇成为了逍遥子,住进了杭州的一家五星级酒店,从此一住10年。

这一年的11月6日,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联交所成功挂牌,股票代码1688。上市当天,阿里巴巴市值达到260亿美元,超过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盛大和携程市值的总和,在全球范围内,是仅次于Google、eBay、雅虎和亚马逊的第五大互联网公司。(《张勇八年:从淘宝CFO到阿里巴巴CEO》,李翔,《财经天下周刊》)

逍遥子在阿里巴巴的第一个职位是淘宝网CFO。他“参与设计淘宝商业模式,帮助淘宝在2009年年底实现盈利”。

2008年,逍遥子兼任了淘宝网COO兼淘宝商城总经理。他开始全力推动淘宝商城的B2C业务,使其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最重要的业务之一。2011年天猫成为独立业务部门后,逍遥子出任天猫总裁。

自2009年11月11日之后,“张勇”这个名字就和“双11”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:他创造了这个“节日”。

连张勇自己也说,第一个“双11”的出现“纯属偶然”。在2009年的时候,他就坚信,“B2C在未来是一个大趋势,是阿里巴巴不能失去的一块。”那一年,“光棍节”诞生,它原先是作为淘宝商城的网站活动出现,但也承载着张勇的愿望,他希望这个活动”能够让消费者更好地认知淘宝商城”。(《这个被马云“推下地狱”的男人,如何创造“剁手党”的狂欢节?》)

2013年9月,逍遥子开始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OO,全面负责阿里国内和国际业务的运营,带领公司成功向移动转型,建立全球物流平台菜鸟网络,并推出了让中国消费者购买全球品牌商品的平台——天猫国际。

作为移动转型的一部分,手机淘宝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消费生活平台。逍遥子还主导了阿里巴巴对苏宁云商、海尔电器、银泰商业集团、新加坡邮政的战略投资。

当这个CFO拥有了COO、CEO的思维和权柄之后,CFO的经历不再成为他的负担,而成为他的禀赋——CEO的格局与CFO的手段合而为一后,他可以在布局的时候,从容地将资金和资源调配到最重要和最具价值的地方。

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

去年11月,“双十一”过后,我跟逍遥子抱怨说,我在天猫上买了一个平底煎锅,结果天猫又给我推荐了很多锅。“他们应该给我推荐牛排、三文鱼什么的。”逍遥子说,这是有人“偷懒”。

几天前,逍遥子给阿里的整个大电商体系开“新零售管理大会”,他说“千人千面”已经成为过去式了,现在阿里的新零售需要完成从个性化到智能化的跨越。

“你猜用户喜欢什么,他看过、浏览过、买过再给他推荐,这不叫厉害。他从来没有买过、从来没有看过,但是你给他推荐的东西一下子能够打中他的心灵,这个才叫智能。我们离这个还有差距。我们的搜索、推荐离这个还有很大的差距,但是我们必须要走到那一步,不然你就没有办法满足消费升级的需求,没有办法满足消费者潜在的需求。”

逍遥子一直喜欢拿苹果手机举例子。他说在苹果手机出现之前,你是搜不到“这玩意儿”的,消费者也不觉得有一个东西叫“iPhone”。“其实,核心是乔布斯redefine(重新定义)手机,真正颠覆性的创新就是跨时代的创新,”他说,“这上面我们有很多的应用场景。”

投资者也好,用户也好,正在慢慢理解和接受阿里巴巴。他们也试图去看到和等候一个更好的阿里巴巴。

在120美元下方,“阿里巴巴”已经蹒跚了两年多。去年11年,“阿里巴巴”曾有机会突破历史高点,打开股价的上升通道,但特朗普破坏了这场象征游戏。这位个性鲜明的美国新当选总统,造成了一场小规模的科技股股灾,阿里巴巴首当其冲。

今年1月10日,当马云与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握手之后,他们彼此表达了好感。特朗普称马云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,双方会一起做“伟大的事情”。

这个世界最聪明的两位商人,用商业的话术进行了对话。然后,阴霾看起来消散了,阿里巴巴又回到了轨道上。

在此之前,尽管“阿里巴巴”又出现了起伏,但大多数投资者开始相信,120美元和3000亿美元,这两个象征性的数字迟早会被突破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

他们选择了2017年5月10日。

他们似乎在用这种方式,表达对逍遥子的认同、对阿里巴巴的理解,以及对未来可能性的期待与尊重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阿里巴巴集团的布局开始变得清晰起来。电子商务、云计算、阿里云、大文娱、蚂蚁金服、菜鸟网络……

一份中国2016年“独角兽”排行榜上,排名前十的独角兽公司,有四家是阿里“嫡出”,另外一家“众安保险”,则由马云、马化腾、马明哲共同抚育。

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版图上,密密麻麻的名字,不是带着阿里的血脉,就是流淌着腾讯的血脉,或者流淌着它们混合的血脉。这两家前后脚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公司,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基础设施,也代表中国互联网公司,赢得了世界的尊重。

逍遥子说,今天我们来看,阿里云也就是2009年出现,到今天大家因为云开始认为阿里不仅仅是家电商公司。其实如果你看我们的业务演进,从最早B2B,然后2C,然后出现支付宝,C又从C2C到B2C,出现天猫;几乎同时开始投资阿里云,阿里云搞了六七年开始出现点响声,这两年起来了;2013年以后我们又开始种地菜鸟;2015年、2016年这两年着力对文娱进行了布局。

“但我们十年、二十年后反过来看阿里巴巴,如果我们的业务只是刚才那几个报出来的名字,那我们就傻掉了,肯定是不妙了。一定要每过几年能够有一些新东西冒出来,有些是商业,有些是技术,有些是商业和技术的结合,这样才符合规律。我们内部也是个生态,各个业务板块也是生态,它有一个涨潮期、高峰期,也有一个消退期。所谓养精蓄锐再整合,然后用新一代的技术、思想去重新做这个商业的过程,它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循环,只有这样,这个公司才是一个常青的公司。所有的业务从大的历史脉络来讲都有它的潮起潮落。”

业务的潮起潮落,意味着人的潮起潮落。新一代的技术和思想,需要新一代的人。在阿里巴巴,有一个“风清扬班”,是马云在培养的“接班人”,偏重于管理;有一个“逍遥子班”,是张勇在培养的“接班人”,侧重于业务。这两个班,代表着阿里巴巴的未来。

是什么使一个男人成为真正的男人呢?

以前我的一个朋友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是一个人的出身,还是他的生存方式?

我认为都不是。

我认为是他所做出的选择。

在《地狱男爵》中,那个从地狱中挣扎崛起的男人说。

5月10日,是逍遥子就任阿里巴巴CEO两周年的日子。在杭州的阿里巴巴西溪园区,进行着“阿里日”活动,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需要逍遥子的证婚。

身在美国的马云,发来了一段“很污很快乐”的证婚视频,说:“幸福是创造起来的,爱是做出来的”。

在杭州,逍遥子身穿中式西服为102对新人证婚。他对新人提出“五心”的要求——“忠诚心、责任心、包容心、孝敬心、感恩的心”。然后,他被一位员工的母亲抓住了,给她拍了五分钟的照片。她不认识他,以为他是“空闲的工作人员”。

那位被马云推下地狱的人,已经学会了在地狱中自得其乐,仿佛自己是那位“地狱男爵”一般。

“张勇”不是一个强IP,尽管掌握着一家3000亿美元的公司。在马云的巨大身影后面,他就像是一个“不存在的骑士”。这是在阿里巴巴这家公司做CEO所必须面对的,但也使他避免了镁光灯的聚焦,能够专注于阿里巴巴的布局、整合和前行。

逍遥子说马云思想上非常活跃,停不下来,“人在物理空间上也很活跃,”大量时间在外面,光飞行时间就八百多个小时。马云一回到杭州,他们俩就会坐下来单聊一会儿,通常说聊两三个小时,喝着茶、抽着烟,聊着聊着就把时间聊过去了。

他们有时候会说说业务,有时候只是聊聊碎片化的感受。马云也会跟他讲在外面跑的一些想法。他们就是这么为阿里巴巴“对焦”的。

马云天马行空,负责“想想想”,从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一直想到“五新”战略思想。逍遥子要思考的是,如何去将战略思想设计为一张战略大图。战略思想是没法执行的,他要完成从战略思想到执行的设计、布局,使其真正成为阿里巴巴的能量源。

“思想要转化一下,变成一个战略布局、一个战略路径图去演进,”他说,“最重要的就是把整个战略布局展开,用什么人做什么事,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效果。”

除此之外,他还要思考当阿里巴巴已经成为“庞然大物”之后,各个BU(业务单元)之间怎样形成合力。“不同兵团不是各打各的,什么时候应该一起干,什么时候应该分开干,什么阶段应该让它们单独跑,什么阶段应该把它们揉到一起”。

“第三个层面,我想更重要的还是人,就是年轻干部的选拔、培养,能够让他们担当更大的事情,承担更多的责任。整个管理班子两年前变成70后,那一线的干部只靠80后不行了,得去85后甚至是90后选拔。”

这是他与马云的分工,“风清扬”在外面挥舞“独孤九剑”,“逍遥子”在杭州传授“北冥神功”。他们谁都无法逍遥。某种意义上,他们的内心却始终在逍遥着。

在阿里巴巴与逍遥子中间,是一条像被命运系好的纽带。他就像是一步步被推到了今天的位置。一种美好的际遇。很难说他拯救了阿里巴巴或者阿里巴巴拯救了他,但他的确花了两年时间纵横捭阖,把阿里巴巴这个拥有庞大组织和业务的体系梳理到一种“舒服”的状态,拯救了投资者对于阿里巴巴的信念,并且赢得了瞬间的逍遥。

去年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他忙里偷闲散了个步。他对他的助理感慨说:“马老师现在连想这么随意走走的机会都基本没有了……”

分享到:

© 2016 爱电商 http://www.aidianshang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渝ICP备16012282号-3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aidiansh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