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张勇:脚踏实地的“逍遥子”如何实现阿里愿景

2017-05-31 09:10 新浪科技

5月18日晚,阿里巴巴集团如期公布了财报。

第四财季收入385.79亿元、同期增长60%、今年一季度4.23亿人在淘宝天猫购物……一串串激进的数字背后,是阿里苦心打造的经济体王国。

这一切,对于铸造王国的领袖张勇而言,自然感触颇多。自2015年5月10日起,这位接过阿里CEO印帅、花名逍遥子的男人就担负起了领导者的责任和使命。

两年来,阿里巴巴处在前所未有的快速扩张期。这个庞大崛起的“怪物”,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:在流量红利即将消失前,如何将PC时代积淀的优势转型;在积攒了巨大数据后,如何开展新业务布局未来。

这期间,阿里在国际化的野心也逐渐显现。马云正将云计算、移动支付等业务带到全球,但他的跨界生态复制打法需要落地,签署的协议需要执行。在愈发宏观、天马行空的背后,脚踏实地的逍遥子正将阿里的愿景逐一实现。

这两位看似性格相向的领袖,如何共同领导这座市值3000亿美元的王国;在人才济济的王国中,怎样调控人事并指引前行;淘宝的“千人千面”又将如何演进……在杭州西溪湿地的一间茶楼内,逍遥子道出了其中的奥秘。

一支球队

5月10日上午,逍遥子在家中观看了休斯顿火箭队的比赛,很遗憾,这天的火箭队以3分之差惜败对手。

这是逍遥子最喜爱的球队之一,詹姆斯·哈登的强势进攻令其兴奋,一箭封喉的精准投射让他痴迷。而在足球领域中,他又是阿森纳的铁杆。

在他看来,看球是为了放空自己,同时也能悟出一些道理,“比如教练带领球队,怎样排列组合,这里面谁打前锋、谁打后卫、如何保持大盘平稳又要有创新,遵循怎样的原则都很重要”,他说,球场如战场,战场又如商场,道理是相通的。

逍遥子就仿若球场上的教练,他正用自己的方式指挥着阿里“球队”,勾画着阿里这只大图。在担任CEO期间,他对集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结构调整,主导了电子商务从PC端转为移动端,将阿里打造成了一家数据公司,一家以技术为手段去服务商业的公司。

在改造的背后,离不开他的排兵布阵和运筹帷幄。

去年,阿里曾提出了“五个新”的战略思想,但他意识到,战略思想是无法执行的,它需要转化,转化为一个战略布局,让大家按照路径去演进。

这就如同教练,发挥各自的特长,安排到优势位置,此外还要让队员们发挥合力,即各个BU(业务单元)相结合,“不同兵团不是各打各的,什么时候应该一起干,什么时候应该分开干,什么阶段应该让它们单独跑,什么阶段应该把它们揉到一起”。

从另一层面而言,对年轻人的选拔、培养也是逍遥子的长处之一。两年前,阿里的领导班子全部变为了70后,“一线的干部80后都不行了,得85后甚至更往后”,他要让更多的年轻人去承担责任。

事实上,目前在阿里身居要职的就有85后,其中包括零售事业群产品与消费者平台负责人蒋凡。2013年,友盟CEO蒋凡确认了被阿里收购事宜,当时外界纷纷猜测,阿里收购友盟是在“花钱买时间”,以便快速完善在移动互联网上布局。在蒋凡身上,逍遥子看到了“纯粹”,他说,蒋凡不为奖金不为表扬,“在做事时认为应该怎么干,就干了,阿里目前就需要这种思考方式”。

而在阿里的员工看来,能够参与逍遥子的面试,也必将担任重要岗位,而他会在初期为新人们“撑伞”,“不能给他个岗位、布置个KPI、分个团队就不管了”,他说,要让新人扛枪上战场,必须要告知装备部在何方,通讯兵是谁,需要炮火时能及时跟上,“特别重要的人,先给我做助理,这是我养人的方法”。

一个提问

与逍遥子养人形成对比的,当属马云。逍遥子是阿里非18罗汉的空降兵,与马云相见时的对话颇有戏剧色彩。

时间倒回至2005年。那一年,逍遥子的花名还未出现,张勇凭借在安达信、普华永道的资历,进入盛大担任CFO。2007年的一天,在香港出差的张勇接到猎头电话,对方称阿里巴巴想挖他去做淘宝。那时的电子商务概念略显生僻,“我就觉得挺有意思,应该有个不错的未来,愿意试一试”,张勇坦言,他来到阿里很偶然,先是碰到了蔡崇信(现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副主席),后来到杭州见了马云,“那时候我是正儿八经根正苗红的CFO”。

当年在湖畔居,马云与一群新人喝茶聊天。话语间,马云突然发起提问:你为何选择来到阿里?

这让张勇有些不知所措,他所幸回答的极为简练: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的CFO了,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。就是这句话,让马云印象深刻。

自从当上了阿里CFO,张勇、马云的接触变得频繁。但马云在外的言论有时也会“伤及于他”。

在《赢在中国》第一赛季栏目中,马云曾对一位会计出身的创业者说: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CFO当CEO,财务官当CEO有问题。

众所周知,CFO的职业习惯是控制消费与开支,普遍存在保守和谨慎的思维。而企业要谋发展,开拓往往显得更加重要,让善于控制开支的管理者作企业的一把手,必然会束手束脚,不利于长远发展。

此外,马云曾开玩笑说过不喜欢三类人:上海人、职业经理人、读过MBA的人。这其中,张勇占了前两项。

多年后,当上CEO的张勇让马云食言了,这个与马云不对口的上海男人,凭借能力和业绩证明了CFO不适合做CEO的悖论。

一场交流

在过去一年,马云说自己飞行了800多个小时,走访了33个国家和地区,国际各国奔走呼吁eWTP。有媒体粗算过,800小时相当于一个多月时间在飞机上度过,又相当于一名职业飞行员的里程数。

马云在飞机上主要干一件事,他在思考方向,在拥抱变化。在他看来,用eWTP去帮助中小企业和年轻人,是迫切的愿望,也是最重视的工作。

“马总一般两三个礼拜回趟杭州”,张勇说,每次两人都提前约好,两杯茶一包烟,坐下来畅谈三四个小时。话题不局限于业务,“业务是碎片化的,我们不会把业务一块一块地捋一遍”,两人会聚焦在思想战略上,“在外面跑是产生思想的方式,会有一些新想法,也会彼此触动。”

放眼全球的马云在外看到了很多新的机会,两人会在交流中表达观点,若一人身兼董事长和CEO,则很难做到置身事中又跳出事外。

两年的时间,让张勇和马云从性格到做事方式上基本达成了互补,角色也愈发清晰,但两人有时也会互怼,“不可能每件事情看法都一致”。

实际上,与张勇熟知的阿里员工都很了解这位领导的脾气,虽然他看似严肃不苟言笑,但极少发火责备下属。

“争是争不清楚的,要把观点讲清楚,然后过段时间再说。有些事情要冷处理,时间是最好的证明”,逍遥子说道。

一套编制

两年前,阿里宣布全资收购高德,不久后UC优视也融入阿里集团,并组建了阿里移动事业群。

UC和高德,当时两家分别拥有超过3000人的团队,这次大规模整合,无论是人员安排、体系编制、层级划分,对阿里来说都是场不小的考验,同时也在验证着张勇排兵布阵的能力。

“我是经历过被收购的!”这次整合,让张勇想到了16年前那场著名的业务并购事件。

2001年,年轻的张勇正在安达信做审计工作,3月份的一天,正在重庆开疆辟土的他收到噩耗:自己的东家没有了,新东家还不知是谁。一时间,心中滋味难以言表。

“现在阿里去投资别人、收购别人,就要去体会被投资、被收购公司的创业者的心态和员工的心态,这点非常重要”,张勇说,收购不是“把你的东西拿过去”,其核心问题是需求,双方要找到共同的利益点。

除此之外,另一个让他难抉择的就是编制问题。UC和高德的员工,此前的层级与阿里层级不同,若要立即将人员调入阿里编制,则很可能导致“鸡飞狗跳,人心涣散”。他的决定是暂时按兵不动,“要让对方先感受到不同,原来想干的事儿干不成,在阿里的帮助下如今能干成了”,张勇认为这是做人的道理,业务入手,求同存异,在交往中建立其他的化学反应。

如今,UC和高德已经和阿里享有一套编制,而优酷的编制对接工作将在一两年后完成。

一步跨越

在张勇加入阿里的10年中,最难忘的或许是双11的确立,以及移动化转型的成功。

2013年,他曾提出了“千人千面”的概念,要结合淘宝庞大的数据库,从细分类目中抓取与买家兴趣点相匹配的商品,将其推荐在买家的网页和客户端上,从而实现精准营销。

然而,如今的千人千面或许“过时了”。在几天前的阿里新零售管理层内部会议上,张勇对淘宝的未来作出了新的预判和要求,“用户看过、浏览过、之后再给他类似推荐,这不叫厉害。他从来没有买过、从来没有看过,但是你给他推荐的产品,一下子能够打中他的心灵,这才叫智能”。

从“千人千面”到智能的道路上,仍有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,“但我们必须要跨过这一步,不然就没有办法满足真正消费升级的需求,更没有办法满足消费者潜在的需求。”

张勇习惯性地拿iPhone举例,在乔布斯发明iPhone前,大家并不知智能手机的存在,是乔布斯重新定义了手机。在他眼中,真正颠覆性的创新才是跨时代的创新,无论是淘宝还是其他产业线,智能的进击路,阿里要坚持走下去。

一路上扬

两年后的今天,张勇再次对阿里作了定义:一个拥有5.07亿移动用户和3.8万亿元人民币GMV的经济体。由于网络效应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,阿里的业务前景也更为明朗。

同样,投资人也看好阿里的未来。在阿里巴巴的K线走势图中,自2016年12月的触底后,半年来一路上扬,跨越120美元且屡创新高。

全球化的未来核心战略、云计算的稳定增长、eWTP数字中枢的不断落地、AI技术的持续投资……张勇在肯定阿里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目标。

马云曾戏言,做CEO是一个苦活,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。在地狱“挣扎”了两年的张勇,或许还未享受到半刻的逍遥,等待他的将是6万亿人民币GMV,更是无尽的挑战。

分享到:

© 2016 爱电商 http://www.aidianshang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渝ICP备16012282号-3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aidianshang.com